當前位置:
【字體:
國家衛生健康委就進一步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癥患者醫療救治有關情況舉行發布會
日期:2020年02月04日 20:10      中國網

  國家衛生健康委2月4日下午舉行新聞發布會,邀請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國家醫療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感染性疾病診療與研究中心首席專家李興旺,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孫燕榮出席,介紹重癥患者的醫療救治和科研攻關有關情況。

  以下為文字實錄

  主持人:

  各位媒體朋友,下午好!我是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司長 宋樹立。

  昨天,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對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作出了全面部署。會議指出,要全力以赴救治患者,把精兵強將集中起來、把重癥病人集中起來,統一進行救治,及時推廣各醫院救治重癥病人的有效做法。

  這場發布會,我們請來了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女士,國家醫療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感染性疾病診療與研究中心首席專家李興旺先生,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孫燕榮女士,請他們圍繞今天的主題——“重癥患者的醫療救治和科研攻關”,來回答大家的提問。

  主持人:

  首先,通報一下疫情情況。2月3日0—24時,各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確診病例3235例,其中湖北省2345例;新增重癥病例492例,其中湖北省442例;新增死亡病例64例,其中湖北省64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57例,其中湖北省101例;新增疑似病例5072例,其中湖北省3182例。截至2月3日24時,國家衛生健康委收到各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累計報告確診病例20438例,現有重癥病例2788例,累計死亡病例425例,累計治愈出院病例632例,現有疑似病例23214例。目前累計追蹤到密切接觸者221015人,當日解除醫學觀察12755人,現有171329人正在接受醫學觀察。累計收到港澳臺地區通報確診病例33例,其中香港特別行政區15例,澳門特別行政區8例,臺灣地區10例。

  我通報的情況就是這些,下面請焦雅輝副局長向大家介紹重癥患者醫療救治的有關工作進展。

  焦雅輝: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我介紹一下國家衛生健康委進一步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癥患者醫療救治的有關工作情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生以后,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國家衛生健康委認真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重大決策部署,采取了一系列最嚴格的措施,針對重癥病例救治尤其是湖北武漢重癥病例不斷增加的形勢,集中各方資源,盡最大努力提高收治率和治愈率,降低感染率和病死率。

  焦雅輝:

  一是針對湖北省重癥病例較多的情況,我委印發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癥患者集中收治方案》,要求湖北堅決貫徹“四集中”原則,立即增加重癥病例定點醫院的數量,加強重癥患者救治力量配備,盡最大努力提高重癥救治成功率,降低病死率。

  二是針對武漢市重癥病例較多且較分散的情況,我委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做好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癥危重癥患者集中救治管理工作的意見》《關于進一步做好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癥危重癥患者集中救治管理后勤保障工作的意見》,指導武漢市將重癥、為重癥患者向新開的重癥定點醫院轉運集中。

  三是開設新的重癥患者集中收治定點醫院。在原有三家重癥集中收治醫院的基礎上,也就是金銀潭醫院、武漢市肺科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新開設了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西院區、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和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計劃收治1000名重癥患者。

  四是從全國調集醫療資源支援武漢重癥患者醫療救治工作。從在京的委屬委管醫院和江蘇、山東等十余個省份,國家衛生健康委委屬管醫院、省級大醫院、大學附屬醫院抽調負責人和3000余名重癥醫學科的骨干醫護力量組建醫療隊,整建制接管新的重癥患者收治病區。各醫療隊組派時,按照有責任擔當、業務能力強、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的要求,選派中高級職稱的科主任和中高級職稱的護士長帶領中青年骨干醫師、護士按要求完成此次高強度的重癥救治工作。

  此外,我們還組建了部分委屬委管綜合醫院的重癥患者救治管理團隊,由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華山醫院、山東大學齊魯醫院、中南大學湘雅醫院、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等16家醫院的院長或者是書記帶隊,隨時可以馳援湖北。按照整建制接管定點醫院重癥患者收治病區的方式,繼續加強當地重癥患者醫療救治工作,降低病死率。

  五是建立院士團隊巡查制度。鐘南山院士團隊、李蘭娟院士團隊、王晨院士團隊對武漢市定點醫院重癥患者救治進行巡診,評估患者病情和治療方案,評估需要轉診集中收治的患者,確保重癥患者科學救治。

  六是統籌做好全國重癥患者救治工作。派出國家級的專家指導相關省份的重癥患者救治工作。我要介紹的內容就是這么多。謝謝大家。

  主持人:

  下面我們進入現場提問環節,請大家舉手示意,同時通報一下所代表的媒體。

  外媒記者:

  到現在為止確診年齡最小的患者年齡是多少?最年長的患者年齡是多少?鐘南山說到星期六的時候,高峰將逐漸到達,也會下降。但是我們看到,今天一天新增確診人數增加了不少,差不多有3000,而且有60人死亡,您覺得他的預測是正確的嗎?還是說現在疫情還是有一些反復?

  李興旺:

  現在從拿到的病例數據來看,對于這個病,人群是普遍易感,現在我們看到最小的報告年齡是1個月的新生兒,最大年齡是90多歲的老年人,所以,人群都是普遍易感的。

  焦雅輝:

  首先我想強調一點,因為今天我們的主題是給大家介紹對于重癥患者醫療救治的情況,我不想給社會傳遞一個錯誤的信號,我們這一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絕大多數患者還是輕癥,這一點請大家不要因為今天談的都是重癥患者就認為我們的患者當中都是重癥的病人,產生一些恐慌或者是恐懼,這一點是我想給大家傳遞的信號。剛才這位記者提到的問題,從我們來講,也非常樂于看到,當前疫情發展的形勢什么時候能夠出現拐點,我們也非常樂于看到這個拐點能夠早日到來。

  我們現在已經采取了一系列非常嚴格的措施,這些措施包括社區的防控,包括對于人群的防控措施,在交通方面,在航空、機場、車站、碼頭很多地方都加強疑似病例的早期發現。我們在醫療救治方面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在醫療機構設立預檢分診和發熱門診的制度,提高檢測的能力和效率,縮短從病例的發現到確診的時間,只要發現是疑似病例,我們要求把他立即轉到定點醫院進行隔離治療。對于重癥的病例,我們要求按照“四集中”的原則集中到定點醫院,按照國家和省級的專家團隊要求,重癥患者采取“一人一策”的方式來提高救治的成功率。我相信,只要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按照政府要求的,戴口罩、多洗手、室內常通風,盡量減少不必要的出行和聚會,讓居家隔離防控的措施落實到位。在全國都馳援湖北、馳援武漢的醫務工作者共同的努力下,我相信拐點的這一天一定會盡早到來。

  健康報記者:

  當前死亡病例還是在不斷增加,想了解一下當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病死率是多少,導致患者死亡的原因有哪些?

  焦雅輝:

  我這里有一組統計的數據。首先,我想要明確一個概念,就是我們現在統計到的確診病例的病死率,也就是說分母是現在能夠確診的病例,當然可能還有一些輕癥的病例,還有其他的沒有納入到我們目前的統計當中來。按照確診病例的病死率來算,截止到昨天晚上24時,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累計確診病例數是20438人,累計死亡是425人。根據這個數字來推算,全國的病死率,就是確診病例的病死率是2.1%。死亡患者主要是集中在湖北省,累計414人,占全國的97%,湖北省確診病例的病死率是3.1%,全國是2.1%。

  焦雅輝:

  另外,武漢市的死亡人數是313人,占全國死亡的74%,武漢市的病死率是4.9%,湖北省和武漢市的病死率都是高于全國水平的,如果除掉湖北省以外的其他省份的病死率是0.16%。所以,從這組數字大家可以看出,主要的死亡還是在湖北,主要還是集中在武漢,對于全國其他省份,雖然病例數也不少,但是病死率其實是相當低的。從這一點來講,我們還是有信心的,我們這些病例絕大多數還是輕型的病例,所以不必產生恐慌。

  從對死亡病例的分析情況來看,我們也測算了一下,全國的病死率基本是穩定的,現在是2.1%,疫情初期時是2.3%,可以說是略有下降。對死亡病例進行分析,以男性為主,占2/3,女性占1/3,并且是高齡為主,80%以上都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75%以上是一有種或一種以上的基礎疾病,并且這些基礎疾病都是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還有一些患者是有腫瘤這樣的基礎疾病。我想跟大家解釋一點,對于高齡而且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只要感染了肺炎,不是指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這些高齡的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只要感染了肺炎,在臨床上來講就是一種高危因素,病死率本身也是很高的,所以并不是說因為感染了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死率才高,這一點是要跟大家說明的。

  焦雅輝:

  為什么武漢的病死率比全國其他的省份要高出這么多,我們也分析了一下,前期重癥病人主要是收治在三家定點醫院,這三家定點醫院的重癥醫學床位只有110張,容量是遠遠不夠的,所以其他的重癥患者都是分散在20多家醫療機構,收治沒有充分落實“四集中”的原則,收治這些病人比較分散,也不利于管理,另外也不是由重癥醫學科專業的醫療團隊進行管理,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攤薄了優質醫療資源的力量,這也是導致重癥患者病死率比較高的一個因素。因此,我們現在新征用了三級甲等綜合醫院的獨立的院區作為專門收治重癥患者的定點醫院,并且組織院士團隊來巡診,組織全國高水平的醫院整建制地接管這些醫院重癥患者的管理,并且建立了一系列的制度,包括院士的巡診制度、多學科綜合治療制度、整體護理制度。同時,我們還要做好醫務人員的輪替,尤其是在重癥病人的診療和管理方面,需要的人力資源配比是比輕癥和普通患者配比更多,工作強度很大,所以需要加大輪替,因為保證醫務人員的身心健康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措施。我們希望通過采取這些綜合手段,能夠盡快地發揮效應,我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這個效果就會顯現出來,武漢的病死率應該會逐漸的下降。謝謝。

  香港經濟導報記者:

  我注意到網上有一個專業方面的建議,就是將CT檢查結果作為診斷標準,請問這個建議是否可行?謝謝。

  李興旺:

  CT的影像學檢查作為診斷標準,在幾版的診療方案中是一直是存在的,比如診斷要有流行病學史,要有臨床表現,最后是有影像學的肺炎表現,所以標準中一直存在。我看到了您說的網上的建議,他是建議只要有肺炎,就要進行診斷治療,實際上我們在方案中一直在強調,只要是疑似病例,都要及時送治到定點醫院及時救治,哪怕是疑似的重癥病例,也要送到具備重癥救治能力的,比如有ICU條件的醫院進行救治,不會因為診斷問題而耽誤治療。作為一個疾病的診斷,尤其是傳染病,最終的確定診斷還是需要靠病原學,比如核酸,我們拿到陽性結果才能確定他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病人。當然,影像學也有典型的表現,包括有其他的表現,我們認為是一個臨床診斷病例,對于這樣的病例我們也要及時開展積極救治。謝謝。

  新華社記者:

  我們看到疫情發生以來,科技部門和大量的科技工作者投入了抗疫的一線,能否介紹一下我們在科研攻關方面開展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進展?謝謝。

  孫燕榮:

  疫情發生以來,科技部黨組高度重視,認真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中央領導小組的部署,一直把疫情防控工作當做當前最重要的一項工作來抓。我們會同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展改革委等12個部門和單位成立了科研攻關組,并且成立了以鐘南山院士為組長,14位院士專家共同組成的科研專家隊伍。我們一直是在跟蹤研判,加強部署,啟動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應對三批共計16個應急攻關項目,在這16個攻關項目中,重點圍繞病毒溯源、藥物研發、疫苗研發、檢測試劑以及試驗動物模型,這幾個重點研究方向來進行部署。不只是關于應急項目的推進,同時,科技部也對前期已經開展的科技創新的部署工作進行了系統梳理,對重大新藥創制、重大傳染病防治兩個重大科技專項以及一系列的國家重點研發計劃中已經產生的科技成果,積極推薦并且已經用于現在疫情防控的一線。

  孫燕榮:

  我們把科研攻關工作與臨床需求、防控實踐緊密結合,能夠向聯防聯控機制推薦有效的臨床救治產品和技術,作為我們科研攻關的首要目標。截止到目前,各項工作都在有序的推進,前期的科研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進展,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在病原學研究方面,我們能夠實現在短時間內快速的分離和鑒定新型冠狀病毒,并且實現了全基因組測序,最快時間向國際社會共享。在診斷技術和產品方面,我們所推動和研發的核酸診斷試劑已經全面投入應用,當前正在積極推動研發免疫學等快速診斷產品。在藥物研究方面,已經初步遴選了部分具有潛在的抗新型冠狀病毒作用的藥物,當前正在加緊推進進一步的療效驗證。在疫苗研究方面,因為是一個新型的冠狀病毒,所以說我們為了提高成功率,正在并行推進多個技術,以便能夠早日實現疫苗研發的成功。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

  隨著現在治愈的患者不斷增多,大家也很關心治愈率的問題,現在的治愈情況到底如何,一般治愈需要多長時間?謝謝。

  焦雅輝:

  為了提高治愈率,首先我想先明確一下,目前對于治愈率的計算還沒有一個明確的公式,但是有一組數據可以間接回答您這個問題。我們統計了一下現在的出院患者的平均住院日,除了湖北以外,住院患者全國最短時間是海南省,5天,最長的是廣東省,12.75天,除了湖北以外,全國出院患者的平均住院日是9天多一點。湖北省的平均住院日是20天,從平均住院日來講,很多患者住院時間不長就可以很快出院,說明我們治療的效果還是非常不錯的。湖北省的平均住院日時間長一些,第一,我們分析這和重癥患者比較多有密切關系。第二,這和武漢市自己定了更為嚴格的出院標準有關,按照國家的臨床診療方案要求,出院標準要求是臨床的癥狀消失以后進行兩次核酸檢測,中間間隔24小時,這兩次核酸檢測只要是陰性就可以出院了。但是在武漢有更嚴格的措施,所有的這些標準都符合以后,還要在醫院再觀察10-12天,因此導致了湖北省和武漢市出院患者平均住院日時間比較長。大家說為什么出院的患者這么少,是不是現在沒有什么有效的治療手段?其實這里面是有一定的原因的,不是我們治療的效果不好,為了提高治療效果,也就是為了提高治愈率,一方面不斷對現在臨床的2萬多病例請專家進行回顧性的分析研判,不斷總結經驗,不斷優化和完善臨床診療方案。

  焦雅輝:

  第一,我們近期馬上要印發第五版診療方案,大家可以看出,我們一直在動態跟進這些有效的治療措施,只要發現在臨床上驗證是有效的,我們就不斷的把它納入到診療方案中來,并且我們一直在強調利用中西醫結合的方法,充分發揮中醫藥的作用。中醫藥對于緩解患者癥狀,對于延緩或者減少輕癥發展成為重癥的過程中都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這都是有臨床數據和案例可以驗證的。

  第二,現在大家從媒體上看到說有一些“有效”的治療方法,醫學是一門科學,尤其當我們服務的對象是人的時候,這里還涉及到倫理的問題,所以說“有效”是在實驗室在體外細胞做出來的結果,但是這個結果離臨床效果之間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還要經過動物實驗,經過人體的臨床研究。這一次在抗擊肺炎疫情過程中,我們也加快了運轉的過程,盡量縮短周期,能夠把真正有效的方法應用到實際的臨床實踐中。為此,我們也配合科技部門、藥監部門加快進行大家認為實驗室有效的藥物,還有治療方法的臨床試驗研究,我們也希望盡快能夠得出一些科學的結論,把它真正轉化應用到臨床的實際過程中。

  第三,很重要的一點,我們從全國調集了很多醫務人員提高當地整體的醫療救治水平,這些對于我們提高治愈率都是至關重要的。

  大家對這個病的治療,很多都是關注在抗病毒治療上,抗病毒治療是對因的治療,是去除病因一個很重要的治療手段,但并不意味著抗病毒藥沒有,我們就束手無策了,不是這個概念。即便對于這些抗病毒藥,我們其實現在有一些抗病毒治療的手段,最重要的是綜合治療,還有很多對癥的治療,包括重癥患者生命支持的治療,比如呼吸機使用,比如血濾的使用,還有ECMO先進設備的使用。所有的這些對癥支持治療,加上抗病毒治療,另外中西醫結合,這個效果還是有所顯現的。據我們統計,從1月28日開始,新增的治愈數已經開始超過了新增的死亡數,當然可能后期還會有一些起伏,這也是一個正常的疾病發展的過程,但是我想,從目前來看,我們綜合治療的效果已經開始在逐步的顯現了。謝謝。

  香港有線電視記者:

  今天香港有一個39歲的男子死亡個案,他最初入醫院時情況很穩定,但今天突然惡化死亡。請問內地是否也有類似的死亡個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是不是和非典一樣,有突然惡化或死亡的可能?第二個問題也是關于檢測的方法,核酸檢測的方法,天津曾經有人三次測試之后是陰性結果,后來第四次才確診,廣東也是經過兩次測試以后,第三次才確診。日本今天說可能會抽痰去檢驗。我們現在用這個方法來測試的話是不是有待改善,或者說要改變現在的測試方法?謝謝。

  李興旺:

  您剛才說到的香港這例突然死亡的病例,情況我不太了解,但是在一個疾病來講,尤其是重癥病人,有的病人病情會突然加重,可能會出現這些情況。還有一點,有些病人可能會合并一些基礎性疾病,也是有可能的。您剛才提到和SARS比較,SARS也有這種情況,有的青壯年病人,身體很好,但是發病以后病情進展很快,幾小時之后病情很快出現不可逆轉的情況,并導致死亡,這種情況不多,但是確實存在,什么情況都可能發生。

  檢測的問題。核酸檢測方法從目前我們了解的信息來看,這個方法還是比較敏感的,敏感性還好。但是也有很多影響因素,比如采取標本的規范化程度,比如采取標本的時間,還有實驗室檢測手段的問題,影響因素很多,有一段時間沒有完全用核酸檢測試驗,就是因為有質控等問題。還有一點,實際上這個病更多是在肺炎的表現,所以我們也提示醫生和護士,第一要規范的采取標本。

  第二,相比較而言,從呼吸道標本而言,肺泡灌洗液的敏感性高于痰的結果,痰的結果高于咽部的結果,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越是危重病人所謂的診斷率高就是因為能夠采集到肺泡灌洗液,但是一般人無法都去采集。所以我們現在也在做提示,對于普通病人的檢測,更多的是取深部痰做檢測,這樣可能會把陽性率進一步提高。當然,規范化的采集標本,各個環節都是要注意的。謝謝。

  環球時報記者:

  疫情高發區目前口罩還有防護服的供應情況怎么樣?是不是像網上所說的處于緊缺狀態?目前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來保護一線的醫護人員,讓他們不遭受病毒的傳染?謝謝。

  焦雅輝:

  確實如您所說,現在全國整個的防護用品的供應都是非常緊張,供需之間的矛盾還是非常突出的,特別是在湖北武漢,供需矛盾相當突出。我們到明天預計能夠往武漢派出的支援的醫務人員能達到1萬人,我們在派出這些醫療隊的時候,都要求他們盡量要帶上一些防護的用品,通過這種方式緩解湖北和武漢防護用品供應緊張的情況。但是從現在了解的情況,現在這種緊張的狀態還是存在的,國家有關部門也在積極采取措施,一方面恢復生產,現在的產能還應該再高。前兩天我了解到產能恢復到了40%,這兩天應該還有很快的進展。另外是多方捐贈,還有從海外進口,這兩天通過新聞看到,其他國家也向中國捐贈防護用品。所以,通過多個渠道,有關方面、有關部門都在積極的解決,包括湖北省也在抓緊推動當地的生產產能提高。

  焦雅輝:

  確實如您所說,現在全國整個的防護用品的供應都是非常緊張,供需之間的矛盾還是非常突出的,特別是在湖北武漢,供需矛盾相當突出。我們到明天預計能夠往武漢派出的支援的醫務人員能達到1萬人,我們在派出這些醫療隊的時候,都要求他們盡量要帶上一些防護的用品,通過這種方式緩解湖北和武漢防護用品供應緊張的情況。但是從現在了解的情況,現在這種緊張的狀態還是存在的,國家有關部門也在積極采取措施,一方面恢復生產,現在的產能還應該再高。前兩天我了解到產能恢復到了40%,這兩天應該還有很快的進展。另外是多方捐贈,還有從海外進口,這兩天通過新聞看到,其他國家也向中國捐贈防護用品。所以,通過多個渠道,有關方面、有關部門都在積極的解決,包括湖北省也在抓緊推動當地的生產產能提高。

  焦雅輝:

  在防護用品供應緊張的情況下,當然防護用品現在出現緊缺最主要的還是醫用口罩,特別是N95口罩,還有醫用防護服,這三種物資中最短缺的還是醫用防護服和N95口罩。為了保證這些非常寶貴的有限的防護資源能夠合理使用,工信部、藥監局和國家衛健委共同研究如何分類分區使用防護用品,我們也出臺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中常見醫用防護用品使用范圍的指引》,最主要是對外科口罩、醫用防護口罩、防護服等8種常見的防護用品適用區域的范圍、穿脫要求、更換時間給予了指導性的要求。在什么樣的區域,比如在隔離病房、隔離重癥病房、隔離ICU病房,包括在發熱門診,在其他一些科室,使用防護用品我們都提出了精細化的要求,就是說不是在醫院里所有的區域都要穿防護服,都要戴N95口罩。所以,我們提出了精細化的要求,既要開源,還要節流。我們也印發了《關于加強疫情期間醫用防護用品管理工作的通知》,強調醫療機構要合理的使用防護用品,保重點區域、保重點操作、保重點患者、保重點醫務人員。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醫務人員確實非常辛苦,其實防護用品、N95口罩最理想的使用狀態就是在隔離的重癥監護室4個小時,但實際上根本不可能。醫務人員進隔離區、隔離病房時,戴著尿不濕,減少喝水,減少上廁所的頻次,因為每出去一次就要更換一次防護用品,這就多增加了一套的使用,所以他們盡量不吃不喝,在里面能夠堅持盡可能長的時間,有的6個小時,甚至9個小時。當然,我們不提倡這種方法,但這確實是醫務人員的無奈之舉,防護服多長時間有防護的效果是有標準的,也是經過測定的,所以最根本的解決方法還是要盡快的提升產能,能夠達到供需的平衡,這是加強醫務人員防護最有效的措施。

  焦雅輝:

  此外,為了做好醫務人員感染的防控,我們也印發了《醫務人員感染防控指南》,教會醫務人員應該如何做防護,如何處理,包括穿脫防護服的順序,其實順序不一樣發生感染和污染的可能也不一樣。之前在非典期間,包括這次肺炎疫情的防護過程中我們也強調,手消毒不能代替洗手,因為有時候醫務人員覺得穿上了防護服就是安全的,在這種大意的情況下往往更容易發生感染,所以我們不斷強化醫務人員院感防控意識,加強醫務人員的防護。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要保證醫務人員足夠的休息,這一點其實現在也很難做到。醫務人員現在是高強度工作,無論是身心還是抵抗力以及整體身體狀況一定是下降的,正常人在身體狀況下降的情況下,也容易罹患各種疾病,容易感染。前面我也提到了,在重癥集中收治的定點醫院建立了很重要的一個制度,就是醫務人員排班輪替制度,要科學排班,一定要保護醫務人員的身心健康,這樣才能讓他們有充足的戰斗力去戰斗在防治肺炎疫情的第一線。謝謝。

  科技日報記者:

  請問孫主任,您剛才提到了藥物研發是科研攻關的一個重要內容,最近網上出了一個熱門的藥物,就是瑞德西韋,最近科技攻關是否發現了其他有臨床醫療價值的藥物,能否簡單介紹一下。謝謝。

  孫燕榮:

  自從疫情發生以來,科研攻關工作一直遵循五個重點的方向來系統推進,藥物研發是我們五個重點方向中的一個。在藥物研發方面,我們主要還是將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作為我們應急科研攻關的重中之重。新藥研發其實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在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面前,我們第一時間組織相關專家進行攻關,充分利用現有的已經具備的研究基礎,最重要的是在已經上市的和正在開展臨床試驗的這些藥物中來進行系統化的、大規模的篩選,已經取得了一定成績。而藥物篩選之后有待臨床進一步驗證,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要在確保安全性的前提下來確定藥物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有效性。在推進過程中取得了一系列成績,除了您剛才說到的這個藥物之外,我們還發現了磷酸氯喹、法匹拉韋,以及中成藥中一批具有抗病毒活性的上市藥物。比如磷酸氯喹是已經上市的一種抗瘧藥,在體外研究中已經展示出了非常好的抗新型冠狀病毒的活性。現在我們也正在加緊、遞次推進動物實驗和臨床試驗。在臨床試驗中已經初步顯示出來了磷酸氯喹對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是具有一定療效。當然,我們還將進一步的進行系統研究。

  剛才您提到的瑞德西韋,這次攻關開始之后,我們一直在積極的加強國際合作,結合國內所開展的體外的系統篩選,這個藥我們也進行了系統的評價,這是一個在國外已經應用于治療埃博拉病毒感染的藥物,目前在國外還沒有完成全部的臨床試驗。國內相關的科研單位在體外的病毒篩選過程中是展示出來了很好的體外活性。日前,國家藥監局已經通知申請單位中日友好醫院和中國醫學科學院可以開展臨床試驗。所以,我們也期待在臨床試驗中能夠取得良好的療效,預計這批藥物會在今天下午抵達國內。

  孫燕榮:

  當然,除了以上我們所推薦的藥物的研發之外,在科技部啟動的應急項目中,我們加大力度在藥物研發方面進行部署。承擔應急項目的科學家們還在遵循科學規律、遵循充分的知情同意和倫理的基礎上,積極推進包括恢復期血漿、干細胞在重癥治療方面的臨床療效的研究探索,我們非常期待也非常希望他們的研究能夠盡快取得階段性的成果,最重要的是能夠為我們的重癥患者帶來更多的希望。

  科研工作者從未放松,他們也一直奮戰在一線,我們相信在這次的疫情防控中,科技創新也一定能夠取得一定的成效,有效的支撐這次疫情防控工作。謝謝。

  中國新聞網記者:

  我們注意到近一段時間湖北省等一些地區每天的新增病例還是有不少,請問一下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武漢等疫情高發地區各大醫院發熱門診是否能夠應對患者的需求?對于加強患者收治工作,咱們有哪些舉措?謝謝。

  焦雅輝:

  關于發熱門診,我們在全國統計了一下,全國現在31個省份一共設置了1.5萬個發熱門診,定點醫院是2092家。為了及時掌握發熱門診的情況,因為我們知道發熱門診的就診人數對于我們發現疑似病例,研判發展的趨勢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們建立了一個發熱門診日報告制度,每天全國的發熱門診的就診人數,還有留觀的人數都會報到我們這兒來。今天的數據還沒有出來,我們是截止到晚上才能把這個數據都收齊,這樣能夠更好的反映24小時的情況。我們昨天的數據顯示,全國的醫療機構發熱門診一共接診220865人次,較前一日減少了16710人次,下降了7%。實際上不僅是昨天較前天比下降,最近這些天以來,我們從全國監測的情況來看,發熱門診的就診人次都是在下降的。新增的留觀的病例是10342人次,就是留觀是臨床大夫覺得有點懷疑的,就要把他留下進行醫學觀察,當日24時仍然有32545人處于留觀狀態,也就是說昨天全國有3萬多人是處于留觀的。很可能我們的疑似病例應該從這當中產生,從疑似病例當中再產生確診病例,是這樣一個邏輯。武漢市全天的發熱門診接診病人是12568人次,較前一日增加56人次,從趨勢來看,雖然武漢的發熱門診人次絕對數在增加,但是最近一段時間增幅是放緩的。新增的留觀是194人次,較前一日減少了4人次。總的來看,發熱門診工作量,包括醫務人員的工作強度還是在逐漸減輕或者說逐步下降。從發熱門診來看,基本能夠滿足這些患者的就診需求,當然湖北和武漢這樣一些局部地區的負荷相對來說比較高,因為本身冬季也是呼吸道疾病高發的季節。

  焦雅輝:

  關于您提到如何能夠做到應收盡收、應治盡治,如何在湖北武漢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也注意到,現在武漢是一床難求,所以現在也在不斷擴大床位的供給,我們每天有醫療資源的日調度制度,每天醫療資源日調度包括當天能夠開放的床位是多少,還有多少缺口,當天能夠投入的醫生,包括護士,醫務人員的力量是多少,還有多大的缺口。從醫療資源日調度的情況來看,床位缺口還是比較大,醫務人員的數量目前還是能夠基本滿足診療需求的。現在武漢也在多方采取措施,不斷增加床位的供給,包括也在新增一些定點醫院的床位。大家也注意到,火神山醫院已經投入使用,馬上雷神山醫院也要投入使用,這些都是在不斷增加住院患者床位的供給。最近大家可能注意到一則新聞,湖北省和武漢市也在征用一些公共設施,盡量的來收治需要醫學觀察的和輕癥的疑似病例,主要征用的是一些體育場館、會展中心這樣一些場所。我們為了支持武漢開展這項工作,因為這個工作非常有意義,相當于把具有傳染性的病人都集中隔離收治在一起進行集中治療,可以很大程度降低社區傳播的風險。把這些病人都集中收治,征用這樣一些設施,對于醫療資源的需求就很大,在這個時候就會產生一些缺口,因此我們從昨天開始,在湖北省和武漢市采取這個措施之后,昨天開始又在全國調用應急儲備的方艙醫院,在全國23家地方的方艙醫院當中調集了20家,從今天開始陸續要到達武漢,支援這些集中收治的輕癥患者的診療工作。方艙醫院預計有600多的醫務人員,另外從全國陸續調集了1400名護士到武漢看護患者。同時我們從中國CDC、中國醫學科學院、廣東省CDC調集了三個移動P3實驗室,這些主要是針對輕癥的疑似的病例。P3實驗室,目前主要是在三個區域,所以我們調集了三個P3。這些方艙醫院和護士主要是補充到這三個集中收治觀察病例和輕癥疑似病例的區域來負責他們的診療和檢測工作,希望能夠通過這些綜合的舉措,能夠做到讓這些患者應檢盡檢、應收盡收,應治盡治。

  中國日報記者:

  從目前公布的數據來看,現在的重癥患者有2700多例,剛剛提到了大多集中在老年人群,請問針對這些重癥的病例,主要采取了哪些治療措施,效果如何?謝謝。

  李興旺:

  實際上這個病是病毒性疾病,最有效的治療就是把病毒殺死。但是目前來講,我們還沒有有效的抗病毒藥物,其實不光這個病,我們絕大部分的病毒性疾病都沒有有效的抗病毒藥物,所以我們對病毒性疾病來講,所采取的治療還是針對性的對癥治療和支持療法。比如一般的病人,我們稱為“自限性”,注意休息,服用一些藥物就恢復了。對于重癥病人,像肺炎病人,重點是在于生命支持和呼吸支持,像剛才焦雅輝局長講的,對于這樣的病人要集中收治,用整建制的ICU隊伍對病人進行集中救治。在優質醫療資源的支持下,在支持治療、呼吸支持等方法下,我們會盡力恢復病人的病情,幫助病人身體處于平衡狀態、維持營養、呼吸支持,幫助病人渡過急性期,使病人盡快進入恢復期,這是醫生所能做到的。剛才說到,很多醫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和辛勞,也在給病人提供最大支持,幫助病人能夠渡過疾病的難關,能夠順利進入恢復期。謝謝。

  中國人口報記者:

  剛才提到N95口罩的供應保障問題,近期有醫務工作者,包括不少媒體倡議,讓大家把N95口罩留給一線的醫務人員,普通的老百姓佩戴一次性的醫用口罩或者醫用外科口罩就可以了。針對這個問題,國家衛生健康委怎么看?另外一個問題,剛才提到武漢的醫療資源現在非常寶貴,近期有媒體關注到孕產婦這個特殊群體,請問目前在武漢孕產婦發病能不能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謝謝。

  焦雅輝:

  關于口罩合理使用的問題,其實我們還是倡議大家合理使用,特別是在當前抗擊肺炎疫情如此關鍵、如此緊張的階段,確實要合理的使用這些寶貴的資源。為了做好對于不同風險人群的防護工作,國家衛生健康委組織編寫了一個指南,這個指南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不同風險人群防護指南》,還有一個是《預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口罩使用指南》,對于口罩佩戴使用的原則,推薦什么樣類型的人戴什么樣的口罩,包括兒童戴口罩的注意事項等都提到了。主要是把口罩分為四類,一類是一次性使用的醫用口罩,這種口罩推薦給公眾在非人員密集的公共場所使用,比如交通工具,或者在大街上行走,這些都屬于非人員密集的公共場所,我們戴一次性使用的醫用口罩就可以了。第二種是醫用外科口罩,這比剛才前面提到的一次性醫用口罩防護效果還要好一些,這些主要是推薦給發熱的,或者是懷疑的,包括公共交通的司乘人員,還有出租車司機,環衛工人,公共場所服務人員等等,在崗期間佩戴。第三種是N95口罩、KN95的口罩,還有以上的顆粒物防護口罩,對于一些更細小的顆粒能濾過,大顆粒就濾過不了,這個防護效果比前面提到的兩種更好一些,這些主要是推薦給公共衛生人員進行現場調查采樣和做實驗室檢測,做核酸病毒檢測的人使用,公眾在人員高度密集的場所或者是密閉的公共場所也可以佩戴。最后一種是叫醫用防護口罩,這個是最高等級的專業用的口罩,推薦給發熱門診、隔離病房的醫護人員以及確診的患者在轉移時佩戴,因為給患者戴什么樣的口罩也很重要,我們要求在發熱門診發現發熱的病人也要給他提供一次性的醫用外科口罩,這個是推薦給紅區里面的醫務人員使用。這是給大家提供的一個指引,還是要看個人情況,我們也呼吁大家盡量能夠按照這樣一個指引來科學合理的使用口罩,其實有時候過度的防護,過度的恐懼也沒有必要。

  焦雅輝:

  關于您提到的第二個問題,孕產婦一旦得病,能不能保證救治。我們已經下發了一個通知,要求全國所有的醫療單位一定要統籌做好肺炎疫情的救治和其他患者正常醫療需求之間的統籌工作。因為我們不僅是要關注到肺炎的患者,同時我們還有更多的患者有正常的醫療需求,所以我們要求其他醫院為了減少人員瞬間就診高峰,減少人員密集,通過預約掛號的方式,提前發出告示,拉大正常門診開診的周期。利用互聯網+提供網上的咨詢服務,通過多種手段避免人員到醫院就診的密集高峰,而且不能影響必需的急診手術或者急診病人的就診。包括孕婦在內的所有人得病之后,我們要求仍然要滿足他們正常的醫療需求。最近我們也注意到有一些媒體報道,特別是在武漢,有一些孕婦沒有地方做孕期保健,包括一些血液透析的病人,因為他們原來就診的醫用被征用作為定點醫院了,這部分病人的就醫出現了困難。針對這個問題,我們也要求全國各地在征用定點醫院的過程中,一定要把原來就診的病人登記造冊,每一個病人都要給他辦理好后續的治療,特別是對于需要持續一段時間治療的,像孕婦的孕期保健,還有血液透析的病人,我們要求都要給他安排好連續性治療的醫療機構,并且要登記造冊,他之前就診的病例資料也要同時傳遞給下一個承擔治療任務的醫療機構,通過病例的完整性能保證他在下一個醫療機構就診的安全性。

  關于武漢前一段媒體報道的問題,我們也和前方組的同事進行了溝通,了解了一下進展情況,據前方組的同事介紹,現在在武漢,一些孕婦就醫的問題已經基本得到解決,血液透析的患者,血液透析也基本能夠滿足。但是由于血液透析機的使用,每個患者透析是需要一定時長的,每天一臺透析機能夠透析的病人是有限的,通過延長透析班次,醫務人員加大工作排班時長,盡量解決血液透析患者正常的診療需求問題。您提到的這些問題都在妥善的解決和安排。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記者:

  在重癥患者醫療救治過程中,哪一個環節是治療的關鍵難點?對于這些難點是如何解決的?目前武漢當地的重癥患者醫療救治中有沒有相關的經驗可以給其他省份和基層的醫療機構借鑒的呢?謝謝。

  李興旺:

  從救治本身來講,我們還是講究科學救治,實際這個問題我剛才已經回答了一部分。對于病毒性疾病,我們沒有特效的藥物治療,我們所能夠做的就是給予病人支持療法,比如包括營養的支持,包括病人的休息,如果病人有咳嗽我們要止咳,病人呼吸困難,要相應地給予不同級別的氧氣療法,比如鼻導管吸氧、高流量的鼻導管供氧,包括有創、無創呼吸機,包括ECMO系統,這保證了各個層次的危重癥病人都能得到很好的治療支持。當然,大家都希望這樣的病人經過我們治療之后都能夠有很好的救治率,但是每個人的疾病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再怎么治療,包括有基礎病的人,甚至包括青壯年人,如果疾病過于嚴重的話,可能醫生盡力了,但并不一定能夠把病人的生命救治過來,這點還是希望大家給予理解。但是在救治過程中,我們會堅持醫生的基本職責,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這點大家要了解。

  我還想說,病毒性疾病大家都講要積極救治,是要積極救治,但不是積極救治之后都能保證病人存活,大家對疾病還是需要有一個正確的認識。

  焦雅輝:

  我想補充一點,對于重癥這塊,剛才興旺主任是從專家技術層面來講,從管理層面來講,還有很重要的幾點,也提示給其他省份,算是一個經驗,希望引起重視。第一,呼吁患者一旦出現癥狀,還是要及時到醫療機構就診,根據分析數據顯示,死亡的病例當中,有一些人從發病到就診的時間是很長的,耽誤了寶貴的就診時間,一入院就是重癥狀態了。現在隨著防控的力度和大家重視的程度不斷加大,現在我們在分析死亡病例發現,有很多臨床病例,從發病到就診時間是在縮短的,說明大家就診的意識在增強了,一定不能拖到很嚴重的時候再去看病,這是要強調的第一點。第二,我們在診療方案中,專家在總結病例資料時也提出來,有一些人是高危人群,我們要關注這些高危人群,比如這次非常明顯的就是高齡和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我們在臨床上提示醫生,對于這樣一些患者要引起高度重視,要給予相應的治療,不要讓他從輕癥狀態發展成為重癥狀態,這也是一個很關鍵的時機和很關鍵的一個點。第三,前面我已經提到了,現在對于重癥集中收治采取的是綜合治療方法,所以一定要有綜合的治療方案和醫務人員的團隊,這樣對于取得相對理想的治療效果也是具有非常重要作用的。另外,提示政府相關部門,從武漢和湖北的情況來看,為什么武漢現在的重癥病例比較多,并且死亡病例比較多,一個是分散在醫院,另外這些醫院沒有那么多的ICU治療設備,設備數量和每天發生的重癥病人數量之間的差距太大,沒有這么多設備,我們現在也在全國緊急調集呼吸機、監護儀等這些重癥監護室里面必備的設備。現在有1千多張重癥的床位,我們還要為這些床位調集相匹配的設備,這一點也非常重要,提示其他地方一定要提前做好相應的醫療資源的儲備和統籌協調,這一點也是很重要的。謝謝。

  (來源:中國網)

      
幸运快3-首页 迁安市 | 内江市 | 万荣县 | 东阳市 | 麻江县 | 高台县 | 许昌县 | 博客 | 九寨沟县 | 琼中 | 遂昌县 | 古蔺县 | 潜江市 | 松阳县 | 溧水县 | 驻马店市 | 宿州市 | 靖边县 | 安化县 | 景德镇市 | 巴林左旗 | 乐都县 | 西贡区 | 渭源县 | 吕梁市 | 巴彦县 | 武陟县 | 岑溪市 | 谷城县 | 剑阁县 | 盱眙县 | 姜堰市 |